xml地图|网站地图|网站标签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来自 预防疾病 2019-10-20 05:01 的文章
当前位置: 云顶注册登录 > 预防疾病 > 正文

张津明名方,辛智科治脾胃病善用角药

张志明,男,1964年出生,主任医师,教授,硕士研究生导师,甘肃省名中医、甘肃省卫生系统领军人才、甘肃省第五批省市五级师带徒指导老师。现任甘肃中医学院附属医院副院长、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急救专业委员会委员、中华医学会甘肃分会急诊协会副会长、甘肃省中医药学会副会长。

陕西省中医医院辛智科教授治疗脾胃病,在辨证基础上,选用方药喜用三味药物相互配伍,药物相对固定,构思精巧,针对证的病机相对也较复杂,远超出对药的特点和功用,既有相辅相成,又有相互制约,三者之间没有绝对的主次之分,重在气味与功能配伍,形成一个循环辅佐或循环制约的关系,实际是一种一分为三的状态,从而达到提高疗效之目的。富有老子《道德经》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”的哲学含义,是道家思想在中药配伍上的体现和应用。此种药物配伍形式,今人多称之为角药。现将辛智科临证治脾胃病常用角药介绍如下,供同道参考。

他临床擅长治疗各科疑难重症,尤其在脾胃病的诊治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。出版专著1部,发表学术论文20余篇。

柴胡 白芍 枳实

组成:法半夏12克,全瓜蒌20克,黄连6克,枳壳12克,柴胡12克,木香6克,酒大黄6克,槟榔6克,甘草6克。

柴胡辛苦微寒,疏肝解郁,善于达邪外出;白芍苦酸微寒,敛阴柔肝,和营止痛;枳实苦辛微寒,散积通滞,化痰除痞。三药合用,行气解郁,消痰散痞之力更强,其中白芍以制柴胡、枳实升散疏利太过,以阴调阳。三药为四逆散、柴胡疏肝散和大柴胡汤之主药。肝气郁结、肝气犯胃所致胃脘疼痛、胁下不舒隐痛、心下胀满、甚或嗳气、恶心、便秘等,用之甚效。朱丹溪有“凡郁皆在中焦”之说。临床常见精神压力大、情绪低落及心情郁闷而致胃脘不舒及胃肠型抑郁焦虑者,尤其是女性患者,辛智科常用此药合越鞠丸治疗,亦获良效。

功能:降胃疏肝,清热化湿,消痞散结。

黄连 半夏 瓜蒌

主治:肝胃不和、湿热中阻之痞满。临床表现:痞满纳差,脘胁胀痛,嗳气呃逆,泛酸烧心,恶心欲呕,舌红或边尖红,苔薄白或薄黄或黄厚腻,脉滑细数或弦滑。

黄连苦寒,清热泻火;半夏温燥,散结和胃;瓜蒌化痰宽胸,润肠散结。三药合用,名小陷胸汤,为《伤寒论》之名方。黄连、半夏,一苦一辛,一寒一温,寒温并用,辛开苦降;瓜蒌助半夏,化痰散结和胃,助黄连泄热润肠通便。药虽三味,寒温两用,阴阳并调,其意颇深。三药配伍,治热与痰结,心下阻滞,升降不利而见胸脘胀痛、大便干结、恶心呕吐、口干口苦等证。特别是胃脘不舒,腹诊正当胃脘按之痛者,其效甚显。辛智科对胃脘痛用止痛行气之药不效者,用小陷胸汤或柴胡陷胸汤予以治疗,多获佳效。尤其对胆胃不和、痰热较甚而致胃脘痛等证,药证相符,用之更验。

用法:每日1剂,加水适量,大火烧开,小火慢煎,头煎30分钟,二煎40分钟,2次煎液混匀,分3份,早中晚各服1份,饭后半小时服用。

大黄 厚朴 枳实

方解:胃为六腑之一,水谷之海,主受纳,以通为用。《素问·五脏别论》论述腑受五脏浊气,传化物而不藏,实而不能满,并曰:“水谷入口,则胃实而肠虚;食下,则肠实而胃虚。”指出胃肠以通降为顺。《临证指南医案》亦云:“胃宜降则和。”忧思恼怒,饮食不节,嗜食辛辣,肝气郁结,湿热中阻,致胃失和降而发为痞满。因此,治疗须以和降胃气为主。

大黄、厚朴、枳实三味药物组成名为小承气汤,出自《伤寒论》。大黄苦寒,泄热解毒通便;厚朴苦温,宽中行气消积;枳实苦寒,破气消积除痞。三药配伍,行气与泻下,泄热与除痞,协同互助,增强消痞除满之效。肠胃通则腑气通,邪由肠下。对反流性食管炎所见胃脘痞满、疼痛、烧心、口臭、口唇干燥、大便干硬者,与竹叶石膏汤合用加减,疗效满意。对老年性便秘,常与四物汤、生脉汤三方合用。

陷胸和胃汤降胃疏肝、清热化湿、消痞散结可达此效。方中半夏、黄连、瓜蒌为小陷胸汤,半夏辛以开结,黄连、瓜蒌苦以降泄,三药相伍,辛开苦降,宽中理气,清化湿热,消痞散结,成为本方降胃消痞之基础。

大黄 附子 细辛

大黄苦寒,沉降通下。《名医别录》载其能“平胃下气”,张锡纯谓:“其性能降胃热,并能引胃气下行。”酒制可缓泻下之功,存其通降之性;因其气味辛香,又能行气止痛,肝郁气滞,脘胁胀痛,用之尤宜。如张锡纯云:“为其气香,故兼入气分,少用之亦能调治气郁作疼。”

大黄、附子、细辛相伍为大黄附子汤,出自《金匮要略》。大黄苦寒,泄实攻下;附子辛温大热,祛内积之阴寒,止腹胁之痛;细辛辛温,温经散寒止痛。三药苦辛相用,能降能通,偏于温下。大黄寒性被附子、细辛辛散大热所制,去性取用,泻下之功犹存,祛寒散邪,通便止痛,破积除滞,配伍实属精妙。一般用时大黄用量宜比附子小些,且不宜后下,减少泻下之力。中医有“非温不能散寒,非下不能除其实,非辛不能发其郁”之说。对腹痛便秘、胁下偏痛、手足逆冷、腹部冰凉等寒邪与积滞互结肠道之证常用此方,若舌苔厚腻、腹胀者,常与平胃散加减应用。

槟榔下气利水,配酒大黄,则通降之中,又有清利之效。此二者与小陷胸汤相伍,清热化湿,和降胃气,相得益彰。肝气横逆犯胃,治胃不治肝非其治也,故于通降之中佐以柴胡、枳壳、木香疏肝和胃、理气宽中;同时,柴胡升发之性,使全方降不过泄。甘草健脾益气,调和诸药。

丹参 檀香 砂仁

加减:脾虚者,加炒白术,炒苍术以助脾运;肝胃湿热,胃脘疼痛连及胁背者,加金钱草、郁金、川楝子清利湿热;肝火犯胃,泛酸烧心,加乌贼骨、浙贝母等药清热化痰、制酸止痛;病久入络,痛彻胸背者,加丹参、檀香、砂仁行气活血;胃热上冲,恶心欲呕,嗳气呃逆者,加橘皮、竹茹清胃止呕;痞满较甚,脘胁胀痛者,加百合、乌药疏肝和胃,行气止痛。

丹参、檀香、砂仁组方为丹参饮,见载于陈修园《时方歌括》卷下。丹参苦寒,活血祛瘀消痛;檀香辛温,理气调脾,散寒止痛;砂仁辛温,行气温中,化湿健脾。三药相伍,行气健脾、化瘀止痛之力更强。对气滞血瘀所致的胃脘刺痛、痛处固定,患病较久的胃肠溃疡、慢性萎缩性胃炎的患者,常用丹参饮治疗,伴有脾胃虚弱者,与柴芍六君子汤合用,瘀血较重,疼痛久治不愈,舌质紫暗,病检肠上皮化生和不典型增生者,与失笑散合用,其效良验。

临床运用:本方可用于急性胃炎、慢性胃炎、胆囊炎、胰腺炎等病,临床表现以痞满为主,辨证属肝胃不和、湿热中阻者。(陇南市中医院尹月红甘肃中医学院王鑫整理)

丁香 柿蒂 半夏

丁香辛温,温胃降逆;柿蒂苦涩,降气止呕;半夏温燥,和胃止呕;三味相伍,共奏降逆止呃,温胃和中之功,对慢性胃炎、反流性食管炎、贲门痉挛等所见偏寒之打嗝、呕吐、嗳气等症,用之皆有效。偏热可加枇杷叶、竹茹,偏寒可加生姜,胃脘胀满嗳气呃逆可与旋覆代赭汤配伍化裁,所用之药,需细辨病机和寒热。

小茴香 丁香 木香

小茴香辛温,祛寒止痛,理气和胃;丁香辛温,温中降逆,温肾助阳;木香辛温,行气止痛,升降诸气。三药相伍,气相求,味相同,功相近,抱团取暖,温胃散寒,行气止痛,调和胃肠,行气散寒止痛作用较强。寒凝气滞引起的胸腹胀满、小腹冷痛等及下焦虚寒所致的女性痛经皆有效。

沙参 麦冬 石斛

沙参甘寒,养阴清肺,益胃生津;麦冬甘寒,养阴除烦,益胃生津;石斛甘寒,滋阴除热,养胃生津。三药合用,养阴益胃,生津润燥之力更强。中医有“甘药养胃”之说,清代温病学家叶天士、吴瑭重视胃阴,创甘寒润降、清养胃阴之法,如益胃汤、沙参麦冬汤等。临床所见口干舌燥、不思饮食、烦躁不寐、胃脘痞满、便秘不畅、舌红少苔等属胃阴不足津亏者用之皆效。临证决不可拘于脾胃多虚寒而忽略胃阴亏虚之证。

吴茱萸 川楝子 木香

吴茱萸辛热,散寒止痛,疏肝下气;川楝子苦寒,行气止痛;木香辛苦微寒,行气止痛,解毒消肿。三药配伍,辛散苦降,寒热相佐,增强顺气散寒止痛之力。苦寒性降,泄肝降逆,但川楝子有伤肝之嫌,木香有减轻川楝子对肝损伤之效。常用于脘腹胀满、胁下隐痛、小腹冷痛,疗效满意。曾治一例小腹凉隐痛,中西药久治未愈,影像及检验等无任何阳性指标的患者,用以此药物为主的加减导气汤予以治疗而取效。

乌贼骨 浙贝母 煅瓦楞子

乌贼骨咸涩温,制酸止痛,收敛止血;浙贝母苦寒,消火散结,宣泄化痰;煅瓦楞子甘平,消积散瘀,制酸止痛。三药相伍,制酸止痛,化痰消积,收敛止血,为制酸之要药。对反流性食管炎、慢性胃炎、胃溃疡所见烧心、泛酸、出血等均有一定疗效,临证要善于辨证,并与相应方药配伍其效更佳。

本文由云顶注册登录发布于预防疾病,转载请注明出处:张津明名方,辛智科治脾胃病善用角药

关键词: